高浓度硫酸

≈蓝伽【约等于是要干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个假的雷厨真的安吹QvQ

雷安雷√轰出√王叶√米朝√凯柠√瑞嘉√
但是只写雷安【打】

突然发现……

早安这句话
分开就是、“日十安”……
……
……
……
……
……
……
十个安……
对不起我又骚话了

emm

雷:傻逼安迷修,橡皮。

安:(递)

雷:测绘尺。

安:(递)

雷:有没有其他颜色的标注笔......

安:你他妈怎么什么都没有?!

雷:你再借我一样东西我就啥都有了。

安:......说。

雷:你的心。

安:....../捂脸



雷总今天用心学(撩)习(安)了吗


【雷安】下雨天

◎ooc……有一点
◎内含狗血的车祸梗注意
◎非原作背景
◎先说好这是刀子……半糖半刀
◎明天开学上课,交手机前虐一波
  
  安迷修拖着行李箱,机场里吵吵闹闹,来往的人流几乎要将他淹没。
  他抿了抿唇。
  他是在那个雨天与那个人相遇的。
   

  雨势开始还比较大,后来却变得不大不小,软绵绵地飘着,空气湿热,令人有些难以忍受。
  太烦人了。
  安迷修把收好的衣服挂起来
,漏收的领带没能逃过雨水的洗礼,湿嗒嗒地挂在窗外。
  安迷修懒得去理,关上窗子便进了屋。
  雨势又逐渐变大了。
   
  敲门声有些急促。
  那时安迷修正兴致勃勃地趴在沙发上刷空间。听见敲门声有些不情愿地翻了个身,站起来跑去开门。
  这令人厌烦的下雨天,还有人登门拜访吗?
  安迷修拉开门。
  门外的人全身湿透,深色的发柔顺地贴在脸颊上。那双深沉而美丽的紫色眸子毫无波动。
  他有些粗暴地扯下湿透的头巾,开口对安迷修道:
  “麻烦借个地方躲躲雨。”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很好听。
  侧身让对方进屋,安迷修关上门,从柏木架子上扯下一块干毛巾扔给那人,又跑去厨房烧水。
  那人安静地站在客厅里。
  安迷修悄悄地往他那边看了看,才猛然想起对方可能是因为衣服湿透了所以才不方便直接坐在沙发上的。
  自己真是考虑不周全啊。
  安迷修忙跑进房间,拿出自己前段时间买大了一号的睡衣,递给那人。
  那人握了握手里湿透的头巾,接过了那套睡衣。
  “谢谢”两个字不知为何突然卡在喉咙难以出口。
  “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的勾起一个略显邪气的微笑问道。
   
  “安迷修。”
   
  “我叫雷狮。”
    
    

  安迷修找了个座位坐下,离飞机起飞还有半个小时。
  玻璃窗外的一对情侣唇角带着幸福的笑。
  安迷修看得有些呆。
  啊。怎么会……有点羡慕呢。
   
   

  “你家住在哪里?要不要等雨停了我送你回去?”安迷修把沸水倒进水盆里,兑了些冷水,试过温度才把水盆推给雷狮。
  雷狮沉默了一会,淡淡道:“我在这个城市没有家。”
  安迷修略有些讶异地抬眼看了看他。
  “平时……都是在一朋友家睡的。”
  “那要不要我送你去你那个朋友家?”
  “不用了。”雷狮道。“今晚我住你家。”
  “啊……?”安迷修一瞬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反正漂泊惯了,睡哪里都一样。”雷狮轻笑道,“如果你忍心的话,可以让我睡楼道。”
  安迷修抽了抽嘴角。
  这人……
  还真是随意而任性啊。
    
    

  记忆里那人的话和略欠揍的表情仿佛再次真实地出现在眼前,安迷修不禁轻笑一声。
   

   
  安迷修原本以为这家伙住一天就走,没想到他居然赖家里有一个月了。
  而且对于雷狮的突然告白,安迷修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愣愣地点了点头,看见对方脸上浮现的愉悦,不禁有些想笑。
  于是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像做梦一样。
  那间屋子也终于有了些生气。
  打架什么的时常有,但最后似乎都会变成暧昧的纠缠。
  他喜欢雷狮抱住自己时喷在耳尖的温暖气息。
  那让他感到安心。
   

   
  安迷修起身买了瓶饮料,坐回刚刚的位置。
  外面突然下起雨。
  像他们相遇那一天一样。
  雨忽大忽小,大的时候简直倾盆,小的时候则软绵绵地飘着。
  湿热的空气扑面而来。
   
   

  “你在哪里?”
  “从打工的酒吧回家。”
  “好,我等你回来吃晚饭。”
  安迷修没有听到雷狮的回答,他听到的是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和刹车声。
  安迷修一瞬间有些腿软。
  心底生起了强烈的不安。
  他勉强握住手机,对着电话大吼了几声雷狮。
  那边人声嘈杂。他几乎什么都听不见。
  雷狮喉咙里几乎溢满了血,很难发出声音。
  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够到砸在地上的手机,轻笑一声。
  “安迷修你个笨蛋……给我、咳!听、听好了……”
  “你在干什么啊?!出什么事了?!!我,我现在去找你!你在哪里……在哪里?!”安迷修哽咽着几乎要哭出声来。
  “笨蛋!别、别说话!好好听我说!”雷狮唇角溢出些血,声音越发沙哑起来。
  ————“我·爱·你。”
  安迷修愣在原地。
  泪水划过脸颊,啪嗒啪嗒地滴落在地板上。
  对不起了,安迷修。
  我原本以为这句“我爱你”我会对你说一辈子 。
  但是上天不允许了啊……
  对不起……
  “雷狮——!!!”
   
   

  安迷修仰了仰头,不让眼泪掉下来。
  还有三分钟登机。
  他起身离开座位。
  我每年都会回国来看你的。
  给你带几杯酒和你最喜欢的烧烤。顺带给你带束花。
  你肯定会嘲笑我矫情吧……

看得懂看吧写出来我自己都觉得想死。
明天开学上课不能玩手机了于是发篇文虐一波。QAQ

【雷安】请指纹解锁查看标题

◆第一次发文新手一枚
◆ooc有一点点注意
◆清水文而且还是糖
◆雷安邻居设定

        凌晨两点。
  安迷修是被冷醒的。
  侧头就看见睡在地上的雷狮。
  窗子大开着,风从外面吹进房间里,吹散了些地上熟睡之人身上的酒味。
  安迷修看了看窗子对面的阳台,自己房间的落地窗和雷狮家的阳台仅有一米之隔。
  但是下面是十二层楼的高度。
  这家伙还真有胆子跳进来。
  而且还喝醉了。
  安迷修对此并不惊讶,雷狮以前也经常这么弄,不过这段时间此事件的频发率下降了一些罢了。
  他起身扯起雷狮的头巾就拖着雷狮走出了房间。
  睡之前擦的地板,很干净。
  安迷修把雷狮拖到沙发前,淡定地扔在沙发上,扯掉他手里还捏着的酒瓶丢到垃圾桶里就要回房间继续睡觉。
  ……
  想了想又拿起一床被子丢到雷狮身上。
  回到房间从里面锁起了门。
  这是一个习惯动作。毕竟雷狮这种人, 半夜会做什么不好说。
  安迷修躺回床上,按掉床头的灯,周身一下子陷入黑暗。
  他闭眼,不过几分钟又睡熟了。
  
  
  凌晨五点。
  安迷修是被压醒的。
  身上很重很重。
  侧头就看见了身上压着的雷狮。对方放大数倍的睡颜就这样展现在面前。
  距离太近了。
  耳尖有些发烫。
  自己不是锁了门吗他怎么进来的?莫非他找到自己藏在花瓶里的钥匙了?
  ……算了,自己的房间今天就让给这家伙睡吧。
  反正自己也搬不动他。
  安迷修推开雷狮,起身想出去。
  刚站起来,就被一只手拉住了。
  安迷修回头一看,是雷狮。
  对方坐了起来,慵懒地半睁着眼睛盯紧了安迷修。
  安迷修淡淡道:“醒了就回你自己家去,就出门左转一米处。”
  “我更想从你窗子跳出去。”
  “摔死了我不负责。”
  “这么冷淡啊。”雷狮勾唇,“那我今天就偏要在你这睡下不走了。”
  安迷修皱了皱眉,无奈,他现在极困。今天就随他了,自己去客厅睡。安迷修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起身往客厅走。
  察觉到安迷修的动作,雷狮立马抓住安迷修的手然后将对方拽到床前。
  安迷修没反应过来,这举动完全可以算在他意料之外,一个踉跄没站稳就倒在了雷狮怀里。
  这才是雷狮想要的效果。
  雷狮看着怀里慌乱地想要挣脱的安迷修,抱起来就倒在床上继续睡。
  安迷修瞬间脸颊发烫,若不是没开灯雷狮估计会以他这幅精彩的表情为主题嘲笑他一年。
  他想要挣脱雷狮,无奈对方抱得很紧,他根本就挣脱不开。
  “混蛋恶党你是不是酒还没醒啊?!!”安迷修气急败坏地对着装睡的的雷狮喊道。
  有点可爱。
  雷狮闻言睁开了双眼,看着安迷修。
  “那你就当我酒还没醒所以体谅我一下吧。”
  说着又靠近了安迷修一点点,安迷修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喷在自己脸上的温热气息。
  “什么啊!!”
  又挣扎了一次却被雷狮的一句话弄得动都不敢动——
  “再闹我亲你哦。”
  静了一会儿的安迷修此刻毫无睡意,他认真想了想,诶不对,他干嘛这么当真,雷狮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无聊的事就真的亲他啊?!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们又不是那种关系怎么可能会……
  “你想谁呢现在你旁边的可是本大爷。”耳边传来雷狮略显沙哑的声音,思考被瞬间打断,安迷修一慌开口就道出了心中所想。
  ……
  安静。
  “不、不是!我我我没有这么想的!是我没睡醒!!别……别在意,你你你不要误……”
  “会”字还没出口,嘴就已经被堵住。
  是柔软的触感。
  “刚说的,再闹亲你。”
  雷狮最后舔了舔安迷修的唇角,微笑着看着对方的脸,深紫色的眸在黑暗中闪着异样的光。
  “你你你……!!!”
  安迷修瞬间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才说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啊混蛋恶党!!!你干嘛……”
  还没说完又被打断。
  “嗯?什么关系?”雷狮眯起眼前,故意问道。
  “就、就是那种、那种……”
  “哪种?”
  “呃,是那种……恋、恋人的关系啦!!”
  雷狮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表示心情很愉快。
  安迷修瞬间想拿冷热流戳死自己。
  天啊啊啊啊!!!
  他安迷修竟也会中这种套路!
  果然是被之前的吻弄昏了吗!!!
  “恋人嘛……那就恋人吧。”雷狮想了想,道。
  “欸?什……么?”
  “我说,我们现在是恋人关系,我喜欢你。”雷狮认真地看着安迷修翠蓝的眼睛,微微一笑。
  某人的脸嘭地红到了耳尖。
  
  早上八点。
  安迷修是被雷狮的早安吻准时叫醒的。